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79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79章

苏大强的日子过得前所未有的舒心。≦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头顶没人管着,下面却有人伺候着,而且伺候的人工资由明哲来岀,两个人的饭菜零用明哲也负担了去,他的工资每个月都存入银行生利息。他每个月最快乐的事是发退休工资的第二天去银行,凑个整数,把钱存成定期,他快乐地看着定期存折一张一张地多起来。他每天不用做事,不用操心,只要一门心思寻找他的老年娱乐。

苏大强的老年娱乐是每天在家看书,出去看报纸,到公园里听听其他退休老头老太唱戏,他也偶尔躲假山后面吊个嗓子。他每天还要写一段读书心得,写好读给蔡根花听,并将妙处解释给蔡根花听,从蔡根花眼睛里看出钦佩后,才打印出来,放在封面写着“归田小寄”的集子里。

他的日子如流金的夕阳,灿烂而安详,非常美丽。

至于明哲来一趟吃一顿中饭就匆匆而走,他倒不是非常在意。不过明哲因为他的谦虚而没强行要求看他写的文稿,他在意,若是明哲再坚持一下他肯定缴枪不杀了。他发现,自己现在重精神生活甚于物质生活,这真是一种高尚的倾向。他想到每次退休教师开会时候,总是说老有所为,所以很多人做了一辈子老师后进老年大学做学生学画画,学写字,他就不出门了,他不出门看天下书,通过高科技的网络找的老师只有更精更好。

苏大强挺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蔡根花会不会永远做下去。儿女都不是他能操心的。明成离婚的事,明哲没与他说,他当然也不会主动询问明成家里过得怎么样。

明玉本来心情就已经被自己的出身搞得很不怎么样,又被舅舅被明哲接二连三地提醒她是苏家人,苏家就跟鼻涕似的甩都甩不掉,阴魂不散,她的情绪更低落。中午破天荒关了手机在办公室的套间里睡觉,一直睡到三点,起来,情绪依然低落。

打开手机,她都有点不敢看短信,怕又看到明哲那个书生脑袋依然拎不清。好在,总算没了。倒是有一条柳青来的短信,告诉她明天上午的飞机到。

明玉心说柳青这是想家了,明明高层会议定在周一周二两天,他硬是周日就来,可见趁机要好好回家做些事。但是想到前两天她郁闷时候给柳青打电话柳青满嘴玛丽莎丽,她就不给柳青回电,也是短信问一句,要不要叫个司机送辆车子到机场。柳青立马短信回来,满屏都是谢谢。

柳青的即将到来终于让明玉有点高兴起来,她拉开窗帘,让光线充盈整个办公室,一直做事到夕阳西下。回头看向窗外,夕阳正好从对面一幢楼的屋顶隐去。明玉打几个电话给一起加班的手下,她在“食不厌精”请客。收拾东西时候,却接到石天冬电话。

石天冬的热情虽然被明玉浇了一盆冷水,可并没太受挫的感觉,他总觉得明玉那天早上跟他说的话里有别样意思。他电话里说话声依然热情洋溢。“苏明玉,我明天回家,回来了。”

明玉一愣,这就是“很快很快很快”?心里倒是欢喜,“你不是说签约半年吗?香港的工作结束了?”

“我们在彼此都同意的前提下毁了原来合同,签订新的合约。明天晚上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

明玉差点答应,却忽然想到明天柳青来,是不是该给柳青预留明天的时间?“你明天什么时候?我去接你。如果可以就一起中饭。晚上已经有安排。”

“哈,好,你记一下。”石天冬报了航班号,到达时间,又道:“你顺便在‘食不厌精’定好座位,就说我名字。”

“唔?你和他们什么关系?”

“呵呵,你笨。他们那种天天花样翻新天南海北的菜单,除了我,还有谁给得出来?我跟香港这家饭店如今签的也是类似合约,我不坐班,不上门,但我按合约要求提供菜单和烹饪方式原料使用等的明细。我按照菜单收费。我见多识广吃多喝多,做这项工作正好。而且这份工作也正好既满足我美食需求,又不用自己开一家饭店像坐牢,我还可以继续天南海北去增广见闻。这样的合约我已经签了四份,我准备继续发展类似客户。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你送我的treo,这个键盘打字发邮件真方便,现在传输菜单基本就靠treo。”

“那意思是,你以后还尽可以一边旅游一边工作?嘿,这倒是到目前为止最适合你的工作。不过压力也不小,你得防止你被那么多的菜单需求掏空。”

“吃老本才让人厌倦,有挑战才有激情,是不是?我现在业内小有名气,如今名声传出去,又有几家开始接触,不过每家饭店要给出特色菜单来,还真是挑战。以后你出差就带上我吧,我跟着你去吃喝取经。”

明玉听了直乐,也很是羡慕:“虽然压力大,可很自由。真不错。你怎么想出来的?这真是一个很不错的职业。”

“跟朋友一起聊啊聊的时候想出来的,以爱好养爱好,人家收藏书画之类的人不也这么在做吗?你以后吃了‘食不厌精’的菜,可得给我提意见。对了,想要什么,问了你好几次,现在还来得及。”

“你做的糕点,这还用说吗?”明玉为石天冬的新职业高兴,再回头一想,以前曾嘀咕石天冬做事没长性,可现在看来,他这人的爱好倒是始终如一。从以前的办食荤者汤煲店,到现在的菜单提供者身份,他是一步一步摸索着属于他的合适位置吧。如今他的爱好与职业结合得相当完美,是再正确不过的职业。想到她吃过的“食不厌精”的美味,想到老蒙他们这些老吃客对“食不厌精”的推崇,明玉真为石天冬骄傲。明玉一下对中午的菜肴有了更大的兴趣。石天冬真不简单,以前说他没有定性,是错解他。

明玉周日还是上班,周日清净,她找几个在公司的职员单独谈了几次话,了解大家的心态和动态,顺便鼓励几句。但心思显然不在工作上面。不时抬眼看桌面上台钟的时间。等时间一到,她飞快下楼驾车直奔机场。

没想到,却看到柳青和一个雅致女孩一起出来,这才想起,对了,柳青也是这个时间到。柳青看到自己过去的司机和明玉分别等在门口,有点无措,不由看一眼身边女孩,可还是大步走向明玉,“你不是说让司机来吗?怎么还亲自来?哈哈,怎么好意思。”

明玉看到柳青一点没变,又是带着女孩出来,心里不舒服,虽然早已见多不怪,只是不由自主地赌气,“不用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接你,我等别人。你还是用你原来那辆车,如果嫌不好,把我的换给你。”又朝女孩看看。

柳青心下尴尬,却大方将两个女的互相做个介绍,果然女孩不是柳青的手下,柳青这人一向不做吃窝边草的缺德事。明玉微笑,却有些揶揄。这时下一班飞机到站,新一波人流出来,明玉抬头看去,老远就看见高大的石天冬走在人群中,穿一件很鲜艳的橙色t恤,下面是淡灰色很多裤兜的长裤,拎一只硕大的盒子。石天冬到门口晃一圈与明玉开心地打个招呼又转回去拿行李。

柳青在旁边看着,尤其是看明玉忽然变得温柔欣喜的笑脸,心里无端地不舒服。若有所指地道:“石老板穿得休闲,就你我总是随时都可以进办公室的样子。”

明玉略略听出一点味道,斜睨一眼柳青,笑道:“因为我是从办公室赶来。等会儿一车还是你自己走?我在一家很有特色的饭店订座给石天冬接风,你们一起去?”

柳青哼一声,道:“不妨碍你们,你们也别妨碍我们。我先走,回头我找老蒙说话,你做好准备。”

不等石天冬出来,柳青先走。明玉看看司机跟上柳青和那个女孩的背影远去,若有所思,却并不愉快。一直等到石天冬出来,她才又转为笑容,接了石天冬手里拎的盒子,其他大包小包都还是石天冬自己拎着。她想帮忙,石天冬不让。石天冬更是满面笑容,见面就表功,“打开看看,里面有不少你最喜欢的起司小球,不过我这回做得好了,以前的没样子。这回还滚了点椰丝。你饿不饿?现在就打开尝尝?刚才好像见你同事在啊。”

明玉听了不由撇嘴,“我什么时候说我最喜欢吃起司小球了?这名字听都没听说过。柳青先走一步,他陪女朋友。”

石天冬松口气,他太担心柳青这个人,以前见的时候总觉得柳青与明玉的关系太亲密。“你那次受伤我拎了一盒糕点去,忘了吗?我看你总吃起司小球,对,就这种,你吃了就回忆起来。”

“你还记着?”明玉多少有点诧异,她吃了一个,没回忆,估计当时看那种小球一口一个吃着方便,就多吃了点。但难为石天冬这么细心,记着她的嗜好。

石天冬跟着明玉一起走,时不时看看明玉,一直地笑,见她吃了好像没太大反应,也没太在意,只是道:“本来一直有点担心你最近心情是不是会不好,见面才放心……”

“别跟我提苏家的事,再提跟你翻脸。我从此跟他们一刀两断。下午有什么安排?”

“他们约我打篮球,我没空。唔,换车了?哇,我给你开,给我开开。这是好车。”

明玉看着石天冬对着好车张牙舞爪地高兴,一点没有什么敏感之类的样子,倒是高兴,觉得石天冬这人坦荡得很。她将钥匙交给石天冬,教他几项特殊功能,就看石天冬在车上摸来摸去地探索。一会儿石天冬抬头,明玉一接触他深情的眼睛就转开脸去。石天冬却追着道:“你来接我,我真开心。”

明玉做若无其事状,“如果不是周日,就不来接你了。走吧,先把行李放你家去吗?”她说着打开糕点盒子,却见里面一盒鲜花,不由犯疑,凑近看去,才知是不知什么做的仿真花,“真漂亮。”

“献花。有巧克力花,有奶油花,下面才是起司小球。你喜欢就好。”石天冬很是得意,这是他连夜做成。

“都不忍心吃它。”明玉当然清楚石天冬“献花”的意思。

石天冬看着,笑道:“走,先吃饭。你们都把‘食不厌精’说得那么好,我有点不服气。那家老板原来在古玩街做书画收藏生意,后来朋友多了开了一家海鲜楼,生意一般,我跟他聊起我的想法,他很有兴趣,我们就把合同签下了。听说菜价很高?”

“是,不过也该给他们高。别家饭店都是批发同样的菜,他们是定做,工艺不一样。我们老板也喜欢,就是他向我推荐的。有这么一家离我很近的好饭店你竟不向我推荐,我想拿它当食堂。”

石天冬笑道:“我一直以为他们没确切领会我菜单精神,总担心他们做得不到位坏我名声,看起来好像还行嘛。我今天去试试。你常在外面吃,应该吃得岀好坏。这车开着舒服。”

明玉笑笑没回答,她电话接连不断,正好避免尴尬。石天冬一路红灯时候就笑眯眯看明玉,他觉得明玉这趟来接他,意思已经很明白。明玉被石天冬看得头大,只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恨不得扔过去一句狠的,命令石天冬不许看。好不容易到了“食不厌精”,却见早有一桌朋友等着石天冬,原来是老板知道今天石天冬回来,见中午有石天冬订座,就呼朋唤友叫大家来接风。大家在门口抢了石天冬簇拥着走,一径还埋怨石天冬重色轻友,明玉不由摸摸自己的脸,哪天她的脸竟是变“色”了?石天冬异常郁闷,他好不容易与明玉见面,今天还真想重色,没想到棋错一着。

石天冬与朋友关系不错,就像明玉平时在网上见到的聚会照片一样。而这帮朋友看上去也都是职业正当,说话做事挺有分寸。经石天冬介绍才知,原来都是以前同住一幢单身公寓楼的老友,经常聚会到现在已经有四年,期间有人结婚有人出国有人进有人岀,而这个团体依然存在,不断因为女友老婆的加入而壮大。“食不厌精”的老板也是成员之一。今天这一桌整整坐了十四个人。大家见面什么都说,反而轮不到明玉跟石天冬说话,明玉就笑眯眯地吃饭听他们闲扯,觉得蛮有意思。石天冬只能见缝插针地偶尔给明玉提供一下服务,大家都理所当然地把明玉当作了石天冬的女朋友。

而女人们谈女人们的话题,什么跳操、血拼、婚房装修、买房、泡吧,什么都谈,大家还要明玉在买房方面早做打算,否则买幢延期交付的期房,连结婚日期都受影响。明玉唯唯诺诺,答不上话,却感觉与石天冬好像还真是那么一种关系了似的。而其他话题,明玉都参与不上,唯有跳操,她被女友们竭力推荐瑜伽。她也不知道瑜伽是什么,依然唯唯诺诺。

他们本来吃饭就迟,等正常吃饭时间一过,饭厅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离开,这一桌的人就聊得更欢。明玉不时有电话短信进来,不得不经常去僻静处接听。而柳青的,她下意识地不接。柳青过后,却很快来了老蒙的电话,老蒙说话一点没转弯,“你睡午觉?电话也不接。”

“应酬呢,还没吃完。有事?”

“趁柳青在,早商量早让他回去。我已经与老毛柳青五六个人在一起,你也快点过来。”

明玉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看看石天冬他们一桌朋友,她竟然鬼使神差地道:“我吃完再过去,会稍微晚一点。”<a href=&8221;&8221;>烈火如歌小说</a>

但是,吃完,明玉又应邀跟着女孩们去血拼,一点没有犹豫,而男人们则去打篮球。女孩们见到明玉的好车,纷纷问她做什么,明玉没隐瞒,直说,可发觉大家对她说话似乎拘谨了一些。明玉是个最不会买衣服的,跟着这帮爱血拼的女孩简直是只会跟不会岀主意,但女孩们却高兴有个米多的跟着,倒是帮明玉买了好几件衣服,都是休闲类的衣服。一场血拼下来,大家便少了拘谨,又是勾肩搭背。明玉把她们送去篮球场,看会儿石天冬矫健地打篮球,实在不好意思再拖时间,只能与大家道别离开。

明玉赶回家里,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拆商标,洗衣服,烘干,熨烫,忙并快乐着。出门,穿上新买的休闲风格衣服。香水是新买的ck one。美丽的衣服,与合适的香水,让她焕然一新。明玉瘦高,本来就是现成的衣架子,穿上这套衣服,紧赶慢赶走进蒙总等晚餐的包厢,所有人都面露惊讶。

蒙总一见就笑,心说很不错,只除了手中拎的电脑包不够时髦。但随即转念一想,不好,不会是为了柳青回来专门打扮的吧。蒙总心中顿时警钟长鸣,看向柳青时候,果然见他似笑非笑,带着诡异。

明玉与大家寒暄一下,坐到柳青身边。柳青立刻假惺惺殷勤给明玉斟酒,“苏总现在不给兄弟面子,我打电话请苏总吃饭,不接,发短信,不回,若不是搬出蒙总,这事儿没法成。您来真给我面子,我得敬您酒。”

明玉也不是个好相与的,笑道:“柳总去了武汉派头就是不一样了,以前都说苏明玉我来接你,请你吃饭,现在大模厮样短信一条,说你几点几分携女孩一名到,我立刻乖乖派车给你。吃饭更是自己不肯说,还要蒙总来说。啧啧,蒙总你看他小人得志。”

柳青笑道:“能当面说我小人得志的世上能有几人?凭我们的交情,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明玉扮岀一脸歉疚:“我年轻,我天真,我无知。”

早有人在一边一针见血:“小柳与小苏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众人哄笑。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78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80章-都挺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