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81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81章

直到回到自己家车库,才想起石天冬的行李还在她车上。 一时心中有些犹豫,被柳青捅破那层纸后,她还如何自欺欺人地去面对石天冬?反而是石天冬的电话找上来,“你还在忙吗?”

明玉忙道:“不,刚结束。你在哪里?我把行李给你送去。”边说,边倒车出来,开岀小区。

石天冬报了他单身公寓的地址,很市中心,与明玉在同一个区。明玉过去,就已经看到石天冬等在大楼下面,明玉没下车,打开后备厢,让石天冬自己取行李。石天冬取了行李到车前,一看见明玉,笑道:“她们都说你爱血拼,哈……咦,眼睛?”

明玉勉强笑笑:“挨批了。你们晚上又聚会?”

“周末。”石天冬从裤兜里摸岀两张光盘,“我去西藏和大兴安岭两地拍的录像,给你当清心明目的眼药水用。最好电脑上放,拿到电视上像素就不够了。不上去坐坐吗?火气说出来就好。”

明玉愣愣看着石天冬心想:我委屈吗?我哪儿委屈了?他对我多好,我对他一直阴阳怪气他才委屈呢。

石天冬看明玉表情怪异,还以为她在哪儿受了天大委屈来,忍不住就伸手自作主张打开车门,大手大脚把明玉拖出来,“你帮我看着行李,我给你停车去,你可千万别跑,箱子里贵重物品多。”

明玉有点顺从地身不由己地被拖出来,看着石天冬把车开走,忍不住一屁股坐在石天冬的大行李箱上,用异常理性的思维考虑:首先,得弄清楚到底有没有委屈,哭什么哭;其次,回头得做个详细分析,石天冬这个人究竟适不适合未来几十年的生活;最后,对柳青应该彻底放弃所有绮念。

等会儿石天冬回来,手上拖一个,肩上扛一个地带明玉坐电梯上楼,不要明玉伸手帮忙。明玉心里分析,石天冬爱护妇女儿童,是个有良心的大男人。可又想,万一是装的呢?然后再想,她还能看不出石天冬是不是装出来?随后就暗骂自己了,石天冬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是早就清楚,又患得患失地观察个什么?她到底想拿石天冬怎么样?这不太欺负石天冬了吗?

石天冬不知道明玉想什么,还以为她真是挨批挨得情绪低落,就没烦她,一直等到打开门进屋,才道:“你看来从小是个三好生,不大挨批,只会批人。换作是我,身经百战,早疲了。你坐这儿,我刚买的好茶,泡给你。”

明玉没坐,因为椅子上都是灰。就站着看了看,见差不多二三十平方米的样子,很简单的基本生活用品,没什么多余家具,看上去并不拥挤。最显眼的是一台巨大双门冰箱,充分体现石天冬爱吃的本性。还有一排靠墙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书和碟片,显得石天冬挺有文化的样子。地上还滚着一只篮球,两只哑铃,一辆色彩鲜艳的自行车,还有一地的灰。她这人最洁癖,见了就挽起袖子道:“我擦桌子你擦地,给我抹布。”

石天冬又惊,忙道:“不用不用,我自己会来,你坐旁边看着,怎么好意思要你做事。”

“你不是说我从小三好生吗?我从小最会这些,你听我指挥……”明玉反客为主,指挥石天冬做这做那,自己也是有条不紊地从上往下擦拭,“……还有啊,你以后岀远门前拿透明胶把门窗缝隙都封死,有些没法封的用纸条塞住,举手之劳,回家时候就不用累了。”

石天冬有些大大咧咧,只能都听明玉差遣,虽然被差得陀螺似的乱转,可心里异常甜蜜,一边做事一边两只眼睛有一眼没一眼地净看明玉了。明玉也感觉到身后两道光束乱晃,只好厚着脸皮置之不理。她心里内疚自己在柳青面前的委屈,觉得好像是欺负了石天冬一般,想要帮石天冬做事来补偿。

房子很小,两个人下手,清理工作很快结束。明玉占着料理台洗抹布,石天冬在洗手间快手洗了自己的出来,趴旁边看着,见明玉一缕头发汗津津地黏眼角上,忍不住就出手帮她撩开。明玉大惊,身体几乎四十五度角后仰,避开石天冬已经碰到她脸上的手,石天冬见此大窘,不由把手背到身后,看着明玉解释:“我……我看你眼角头发不舒服,没……没别的意思。”

明玉见这五大三粗的人幼儿园孩子似的背着手,又是害羞又是想笑,硬憋着强装正经:“不早,我走了。劳动很快乐,我现在没情绪了。给我拿一下包,那边。”

石天冬依依不舍,“别说走就走嘛,我给你做个消夜,你想吃什么?冰箱来看看。”说着拉开冰箱,“我看你喜欢吃大鱼大肉……”

明玉有意刁难:“我要吃蟹粉狮子头,别告诉我没料。”

石天冬得意地笑,取出大小两包原料,放进微波炉解冻,又拿出鸡蛋和几瓶调料,摆开架势上手。明玉看着好笑,这人还真是吃货,一回来卫生没打扫,倒是把冰箱先充实了。看他认真的样子,明玉忽然觉得他挺可爱,就坐一边拿石天冬的宝贝相机摆弄,抓拍石天冬的动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她依然还是在心里分析,她为什么答应留下来吃夜宵,为什么还挺高兴地看着,这算不算恋爱?可这不是寻常说的恋爱中人的天雷勾地火,她心头唯一感觉的只是充实和愉悦,还有实实在在的安心。

石天冬动作很快,好像只有眨眼的时间,他就拿出一盘浓香四溢的蟹粉狮子头,又微波炉加热岀一碟雪白的速冻小馒头。两人吃狮子头,馒头蘸汤汁也全部吃了,吃得盘子差点不用清洗。吃完,石天冬笑明玉:“你真能吃,比我还多吃两个馒头。明天晚饭你再来好吗,我做别的给你吃,肯定比‘食不厌精’做得好。”

明玉心说,天哪,八个小馒头,她难道吃了五个?又看石天冬一脸求着她明天来吃饭的模样,她索性单刀直入问个明白:“你干吗对我这么好?”

石天冬被问得一愣,道:“我哪知道,人家唐伯虎三笑,你跟我一笑我就喜欢上你,喜欢看见你。可你刚说的话太不友好,你总喜欢冷不丁跟我耍一下大牌,好像怕我不知道你是谁似的。其实你那么精明又不会不知道我想干吗,这么问不是伤和气吗?我朋友们都说你没架子,脾气好,其实你这人油盐不进,不晓得多难接近,好在我脸皮厚。可你也不能老打击我。”

明玉真没想到石天冬这么直说,“知道我油盐不进,你还说那么直,不怕打击我?”

“你有时架子大,可气量也大,我不担心你会误解我。这下天真不早了,你明天还得上班,走吧,我送你。”

“咦,你以为我气量大你就可以胡说?”明玉不由白了石天冬一眼,可一看到石天冬怪怪地冲着她笑,忽然想到自己很过分,这一言一行都是在昭示什么啊,忙尴尬一笑往门口走。石天冬笑着跟上,取钥匙开门。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自以为手长脚长地越过明玉开门只是图方便,等钥匙插到锁孔打开,才意识到他其实把明玉圈在胸前,忙低头看去,却见明玉一脸尴尬焦急地避开他,而一缕清爽的香气早送入他的鼻端,他愣了一下,鬼使神差俯首亲了一下明玉的脸,被明玉一把推开,夺门而出。石天冬连忙跟上,偷窥明玉脸色,还好,不是火冒三丈,不过也是脸色不善。

明玉遭受偷袭,心慌意乱,赶到石天冬跟来,她也不看他,脸冲着电梯道:“不要你送,你回去。” 法医秦明系列

石天冬偷看着明玉,道:“我怎么能不送你。”

“不稀罕。”

“不稀罕也要送。”

电梯打开,两人进去,里面已经有别人,两人都只好噤声,明玉道貌岸然看着电梯上楼层显示的变化,石天冬拿眼睛一直看着明玉。等电梯在地库层停下,明玉抢先出去,石天冬大步跟上。“你去哪里?车在这边。”

明玉一声不响转身,还是不看石天冬,石天冬挨着明玉走,却强词夺理:“我不道歉,我没安坏心,单纯的情不自禁。车停这儿,我给你开车。”

明玉本来满心慌乱尴尬,闻言不由想笑,只能死忍,可还是有话直说:“石天冬,我们还不是很认识,你不能太……什么情不自禁。我自己开车回去,不要你送,你比谁都危险。”

石天冬听了这才放心,还是抢了明玉手中的钥匙,笑嘻嘻给明玉打开副驾车门。明玉撇了下嘴,偏偏打开后车门坐进去,石天冬无奈,只好绕回来开车。坐进来先头朝后冲瞪着眼睛的明玉笑,明玉哭笑不得,只好也笑出来。石天冬这才哈哈笑着将车开走,嘴里吹起口哨。明玉猫在后面座位上看着前面开朗的石天冬微笑,心说刚才在柳青面前还委屈什么呀。她摸摸被石天冬亲了一下的脸,还是火烫,不由又白石天冬一眼,还没坏心呢,比谁都危险。可看着石天冬这么开心,她也禁不住地开心,十分的好心情。

没想到车库门前又遇意外,有人把两只都还站不起来的小猫扔明玉车库前,两只小猫生人勿近,看见石天冬看它们,它们叫得声嘶力竭。石天冬看着不忍心,收留它们,说上网给它们找个好人家。明玉上楼拿下两盒牛奶,看高高大大的石天冬抱着两只声嘶力竭的小猫,无比滑稽,她又想笑。自知道自己身世后,她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好的心情。

十一国庆长假来临时候,明成如鱼得水,头上的纱布拆了,头发去美发店稍做修整,便可掩盖伤口。国庆长假是商家大力促销的时候,他没去别的商场,而是在全市几个车市游荡了整整三天。卖车的看见明成这种穿着有型有款的都很喜欢,追着他介绍各自车子的好处。明成比较下来,最终买了一辆白色凯悦hrv。开惯了车子已经不习惯没车子的生活,但买了车子,手头的钱也差不多见底。不过没关系,他已经联系了一个朋友挂靠,朋友的条件很苛刻,谈挂靠条件的时候没什么朋友情,这有什么办法呢?在商言商嘛。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80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82章-都挺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