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83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83章

老蒙在投降交出小蒙的教育权之前,曾经自己操刀亲手教育过两个月。 他的理论依据是疑似同宗孟子的语录,“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但是与圣人攀亲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小蒙血液中没有孟子的基因,无论如何都不接受父亲的教诲。老爹发配他去车间做苦力,他将头顶的行车开得如跑车,吓得下面工人狼奔豕突,唯恐天上掉下个螺丝帽。分厂长简直是哭着求蒙总把儿子绑回去。老蒙只好亲自盯着儿子记账,但是儿子在账本上画鬼脸,还说人家都电子化无纸办公了,谁家还那么原始拿账本记账,就像小学生还学什么珠算,别拿落后的东西误人子弟。老蒙被气得差点高血压发作。

老蒙迫不及待地希望自己的儿子尽快进入受教育进程,一听说销售公司六日就开始上班,老蒙立刻下午找出时间,带着全天下所有父亲相同的痛切心情,亲自将儿子押进明玉的办公室。

明玉起身迎接,看到庞大的蒙总身后是一脸不服气的斜着眼挑衅地看着她的小蒙,明玉一笑,不去理他。蒙总不等明玉让,自己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儿子对明玉道:“以后交给你,你怎么发落就怎么发落,不用跟我招呼。”一边掏出香烟扔了一根给明玉。

明玉听着笑,接了香烟搁在桌上,对蒙总道:“反正有什么公物损坏,我开账单给你。蒙总你回吧。”

“赶我?”蒙总刚把烟点上,闻言惊诧。

“我半个小时后有个会,这会儿想与小蒙单独谈话。你在……没效果。”明玉微笑着直说。

“嘿,比我还忙。好吧,我走。”蒙总轰然起身,拍拍屁股离开,但到门口时候,又回身对儿子恶狠狠地威胁一句:“管住你的手脚。”

明玉送蒙总回来,看到小蒙双手插在裤袋里依然站在原处依然还是斜着眼看她,不由好笑,若是年轻个十岁做出这等举动来,还可说是逆反,二十多了还这样,只能是瘪三。明玉也不跟他客气,径直坐到自己位置上,对小蒙道:“自己找地方坐。我不会管你,你也别反感我,我给你爸打工,他说要把你交给我,我只能接着。但有前车之鉴在,我想我也未必有本事管好你。今天我们就讲明了先,你继续玩你的小朋友玩意儿,我不去汇报,你也别打扰我工作,大家相安无事,各自混日子。否则呢,你下一站肯定是给押到武汉的柳青那儿,到柳青手下讨生活就很可爱了。反正你斟酌吧。答应,我就在这儿给你放一张桌子,不答应,回去你爸那儿等着给发配到武汉。”

“答应。”小蒙吊儿郎当地看着明玉,心里却不能确定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好,就这么定。秘书旁边的一张空桌子给你,给你配了专线电脑,你爱玩什么都可以,只要不出声,不过我也没给你配声卡。我们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我看你迟到早退是一定的啦,对你没要求,爱来不来,我反正把考勤记录每周传真给你爸。”明玉一边说,一边拿起老蒙刚给的香烟,一看,居然是熊猫,不由“哦”了一声,凑鼻子边闻了一下,但还是扔回桌上。她已经答应石天冬戒烟。

小蒙还是没挪地方,看着明玉一脸没把他当回事的样子,心中有点生气,有意促狭地道:“我要坐你办公室,让你天天盯着我。我自己去吩咐你的秘书把桌子搬进来。”说着就得意扬扬地往门口走,意图制造混乱。

明玉笑着在后面跟岀一句:“我不跟小流氓坐一间。”

小蒙没想到被骂作流氓,流氓也罢了,前面还给加了个小。他心中生气,变了脸色,“哈,我流氓,那你谁?你婊子。”

“还不承认?你除了花钱行凶还会做什么?不是你爸撑着,你早给人打死。我见识过一个跟你一样的太子,人家才是真光棍,将老子玩得吐血。人家走出来,前呼后拥都是大佬,不像你,前呼后拥的都是白吃你的小瘪三,没一个囫囵人,很让人看不起。所以说你连流氓都不如。”

整个集团公司上下,还没人这么敢说小蒙,即使他把行车开废了,分厂长都只会气得向老板告状,不敢说他,他来了这儿却被骂了个下马威。但明玉根本不给小蒙反应的时间,接着滔滔不绝说她的:“小兄弟别生闲气啦,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嘛,好歹你钱多,你爸牌子硬,不就养几个小瘪三嘛,多大的事儿,我都不知道你爸着急什么。来我这儿,爱玩继续玩,爱闹去外面闹,大姐我跟你讲义气,绝不告状。好了,我去和华中部的人开会,你跟着来玩吗?”

小蒙非常逆反地一梗脖子,“不去!”

明玉笑着走到小蒙身边,老三老四拍拍他肩膀,道:“小兄弟多谢,到底是有身份有资格的,不做跟屁虫,否则我还真担心你骚扰我们开会。你一个人爱玩再玩一会儿,不爱玩就回家吧。拜拜。”

小蒙“哼”了一声,觉得这话还中听,等明玉走后,他坐上老爸刚才坐的沙发上喝水。但还没坐稳,忽然拍案轻呼,“上当”。敢情那妞压根儿不想他参与会议,七拐八弯骗得他赌气不跟啊。嘿,果然是个最鬼的,妈就说过,一帮人里面,最要当心的是两个搞销售的和一个搞外贸的,说这三个平时说的都不是人话,一不小心就上他们当。小蒙非常郁闷,起身打量着办公室开始准备搞破坏。

小会议室里一室安静,大家正静听同事们一个接一个地汇报。但第二个同事才开始汇报,忽听门外霹雳似的传来一声重金属音乐,随即,鬼哭狼嚎的饶舌调子充塞了办公室的每个角落。明玉竖起脖子看向她办公室的方向,心说“来了”。既来之则安之,明玉拿起手机交代办公室主任,“你组织各部门所有人轮流参观我的办公室,每个部门十分钟,参观者必须说出三句话,大意是拿里面做法的小男孩当动物园的猴子看,但不要上前阻止。所有人必须去看。”

办公室主任心说刚才看到老板带着儿子进门,别在苏总办公室里面做法的正是老板儿子吧,得罪不起。他犹豫着道:“苏总,会不会影响不大好,传到总部去。”

明玉微微一笑:“我会担着。你尽管组织,大家有点娱乐精神。”

办公室主任一向知道明玉只要说她会担着,天大的事她都不会推卸责任,以前早有先例。于是他虽然怕老板责怪,可还是去组织观摩“人猴”了。做销售的少有钝嘴钝舌的,一人三句,说得高兴了都还不想走了。长假过后的上班时间都郁闷着呢,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娱乐,还真像是去动物园看猴儿了,窘得本来得意扬扬在明玉办公室里挥着衣帽架当麦克风横扫千军的小蒙恨不得找地洞钻进去。说啥他也是一群小瘪三们的大哥,怎能被人如此对待。可是人家人多势众,他只有将衣帽架一挥,将门顶上。可是,没多久,门又被打开,外面更多贼笑的脸。

等明玉按部就班开完会回来,小蒙坐在门背后的沙发上已经喝了三杯水,脸色铁青。明玉视而不见,一脸惊讶地道:“下班了,怎么还不回?”顺手整理桌上被小蒙搞乱的文件夹。

小蒙唧唧哼哼:“等着跟你去吃饭。”其实小蒙刚才早被讥讽得想夺路而逃了,可他不能出去,外面都是拿他当猴子看的人,他哪有脸出去。

“八小时以外,放你一马,回家吧。”明玉将所需的东西一一收拾进包里。她的行头,一只电脑包,有时还有一只大拎包。柳青曾经讽刺她这是没安全感,明玉觉得有理。

小蒙当然不肯,明玉越是不让他跟,他越要跟,图的就是让她难受,给妈出气。“你去哪我就去哪,这是我爸命令的,除了你家。”

明玉扬起眉毛笑道:“有品!就冲你‘除了你家’这句话,以后谁叫你小流氓我替你出头。在女人面前不耍流氓的不会是等外品。走,跟我去吃饭。”明玉说完就背起一只包,拎起一只包,大步绕过大书桌走了。小蒙当然紧紧跟上,他看得出,明玉不喜欢他跟着,连马屁都来了。殊不知,明玉拍他这个马屁的原因只是因为怕他真的耍小流氓动手动脚,女人在这方面总是吃亏。

果然,进了电梯,挤在一电梯的下班人群中,明玉又道:“上车之前,你还可以改变决定,去还是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白吃谁不吃。”小蒙得意了,终于找到报仇雪恨的机会。

明玉心里还真是挺不乐意给小蒙跟着的,但既然跟了,也只能由得他。但等车子开上高速,小蒙心中那隐隐的受骗上当感觉又冒上来了。

“去哪儿?上高速干吗?”

“等会儿卖了你,你帮我数钱。”

“谁卖谁。到底去哪?”小蒙才不怕苏明玉,瞧她那细溜溜的手腕,他一拧就断。

明玉也不会总跟小蒙针尖对麦芒,人家总是老蒙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朋友结婚,婚宴。”

“什么玩意儿。”小蒙很失望,原来不是应酬饭,婚宴上他怎么敢捣乱,还不让人灭了。

“好啊,你不愿意去也好,我等下把你放在高速出口,你自己搭车回家。”明玉也挺高兴他不要跟去。朋友婚宴,小蒙跟着算什么身份。

小蒙见明玉高兴,他又不干了,老三老四地道:“等着你卖我吧,老子累了,打个盹儿,到了你叫我。”

把个明玉气的,这臭小子拿她当瘪三跟班了还是怎的。但也好,省得一路啰唆。

可小蒙哪是真正安静得下来的人,眯了会儿眼睛,见明玉真的不理他,又忍不住了,猴子一样回身趴椅子上东张西望,看了半天没看出有什么明玉自己加上去的诸如香水纸盒玩偶之类的小玩意儿,没劲了,又缩回椅子,好奇地问:“哎,苏明玉,你搓衣板一样的身段,我爸怎么会看中你?”

明玉知道小蒙在气她,斜睨小蒙一眼,不去搭理。女人与男人说到色的问题上,总是吃亏,不如不说。再说小蒙是摆明了存心找茬,她不回应。

小蒙见明玉不理,得意了,以为这是明玉软肋,追着道:“你别跟我装正经,你要正经,我爸哪能赏你那么多好处?别一边做婊子一边树牌坊,恶心死人。”

明玉听着来气,“你他妈没良心的,你长那么大连你爸是什么人你都不清楚。你爸小老婆虽多,可从不吃窝边草。仗着手中有点权势吃手下女职员豆腐的男人最没品,你爸不是那种人。你妈……你妈但凡了解些蒙总,你也不会多出那些个弟妹。我看你小时候还挺好一个小男孩,怎么现在满嘴喷粪像个小流氓。”

小蒙见明玉终于被他挑逗得骂岀声来,赶紧回骂,“你才流氓,你是鸡,全公司谁不知道你是我爸的鸡,别看你人模狗样做什么经理,都知道你是卖出来的。我都知道,我才不会买你的账。你瞪我?你凶什么凶,我是我爸儿子,以后公司是我的,我第一开除你。”

明玉听了更气,但眼看前面是下去的路口,她怕走岔路,只得任由小蒙胡说,不去理他。直到过卡缴费完毕,才将车在路边一停,瞪眼呵斥:“听着,古代有个故事,叫三人成虎。无中生有的事,被多人传说,听的人就会以为真有那么回事。难怪你小瘪三见我就像我欠你三百两似的欠揍相。明着跟你说吧,我做你爸女人的话,最多只是个姿色平庸,用过几天就不要的寻常女人,然后我会记恨你爸一辈子,凭我的脑袋与你爸作对,你爸不会好过。但用我做手下,我可以勤勤恳恳给他打下偌大江山,让他不用在销售方面多花精力。用你的榆木疙瘩脑袋想想,哪种选择最合算?你看你爸会要我给他赚的钱还是要我这么难看的色?笨蛋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一点头脑都没有,做流氓也只能是小流氓,成不了大器。”

明玉说话跟放连珠炮似的,小蒙插不进嘴,可才开始听着觉得有理,后脑勺又挨了一记狠的,小蒙看明玉居高临下的凛然,敢还嘴却不敢还手,“不许动手动脚,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心里还真觉得明玉说得对,爸的女朋友个个漂亮,哪像这个苏明玉竹竿似的,是男人都不会拿她当宝贝好车好位置地供着。“算你有理,行吧?算你不是我爸的鸡,行吧?你这种人做鸡都没资格,做鸡还能赚男人钱,你这种人男人都不要。”小蒙被明玉打得有气骂得有气,即使知道明玉可能不是爸的狐狸精,可心里还是不爽她。

明玉白了小蒙一眼,见他气呼呼的,便不再骂他,发动汽车上路。过了会儿,才慢腾腾地道:“你以前有误会,我理解,换谁见了老爸的女朋友都没好气,你今天跟我直说,而不是背后做小动作,很好。但现在我跟你解释清楚了,你再侮辱我对我没好气,那就说明你这人是非不分。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到婚宴场合你还没法用理智克制你的情绪,我从此以后拿你当小男人小流氓。如果你即使生气心里还暴躁可管住嘴巴不说了,我以后当你男子汉看待。做男人,最要紧是心胸,你记住了。现在,给我闭嘴。”

如果跟小蒙说不要这样不要那样,小蒙不会听。但是跟小蒙说不这样不那样就不是大男人,他才会比较关心,他这年纪的人最想当大男人。可是要他十分钟不说话,那怎么行?但转眼一看苏总,他这时候不敢连名带姓叫苏明玉了,见苏总冷着一张脸满身似是冒出寒气,他又不大敢说了。因为今天在公司已经知道苏总这人心黑得很,什么损事都干得出来,还比他更损。他还真有点担心明天去上班时候又被苏总当猴子捉弄。他知道他要是逃班,等于认输,他没面子。而他即使没面子,爸也会押着他去上班。爸知道他输了只有更积极地押他上班。他并没一路反思,而是一路掂量。

车到婚宴所在宾馆停车场,明玉问小蒙:“想清楚了?想清楚了就跟我下去,人站直,背挺直,眼神正面对人,做人有个人样。没想清楚自己下去找吃的,等我吃完载你回家,别跟我出去丢人现眼。”

“我干吗要听你的?腿脚长我自己身上。”小蒙偏歪脖子歪眼。

“随便。”明玉就要下车,她又不怕小蒙这么大一个男孩还会丢了,如果是女孩她才担心一点。

“你回答我一件事我就跟你走。”小蒙抓紧时机要挟明玉。

“说。”

“你有没有人要?”小蒙这话问岀,眼睛不斜了,腰直了,脖子挺了,像模像样像个人了。

“有。”明玉回答得爽快。

“谁?”

“你如果想知道,明天以后上班,你不许迟到早退,人站直,背挺直,眼神正面对人,说话不带脏字。违反一条,你不是男人,不是女人,是人妖,我在你办公桌上贴‘人妖’两个字。”明玉相信小蒙做不到,不迟到早退先能要了这太子爷的命。

小蒙本来可以答应了却不做到,他言而无信的时候多了。可是对苏总,他不敢,他要是言而无信,肯定不止办公桌上被贴人妖,全公司乃至整个集团人见他都会叫人妖,他还怎么做人?就因为这苏总心狠手辣做得出来。

明玉见小蒙不答,她下车,转过去将小蒙也拖下车,要小蒙自己找吃的去,她甩甩手进婚宴去了。一路还笑着想,小孩子还是容易对付,三言两语就能搞混小孩子的脑子。

小蒙在明玉身后直骂奸商,要他拿自由换取可有可无的答案,当他脑子进水了吗?谁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即使有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谁要知道。

小蒙不得不自己找地方吃饭,这不是难题。他才到饭店坐下,明玉打电话给他,“找到地方吃饭了吗?”

“饿不死。”小蒙没好气。

“没吃饱跟我说一声,我打包剩菜剩饭给你。”

“你妈个逼,打发要饭的?”

“你怎么会要饭呢,再不行打车回去也可以。我这儿很快就完,你别走远了。钱带足的吧?”

“你吃吧,吃死你。”

明玉笑一笑,放了电话,她哪是当好人,她恨不得当恶人,可是小蒙是蒙总儿子,她下手重不得轻不得。骂了没事,可饿着不行,留下伤痕不行,老蒙会心疼。她到婚宴时间本来已晚,再加婚宴本来拖的时间就不长,她早早吃完,出来一个电话叫上小蒙回家。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82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84章-都挺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