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89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89章

原来是明玉的那个混账二哥。 石天冬看着明成心里犹豫。虽然看到明成脖子上的血已经凝固,但看着他那惨样,想想他总归是明玉的哥哥,虽然石天冬也恨这人,他可以冲过去找上明成挥拳头示威,可在这儿总不能扔明成不管。但还没等石天冬与明玉商量,他又听明玉嘴里爆岀一句“狗改不了吃屎”。石天冬心说,明玉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了,冲她那激烈脾气,这会儿他还是别给她浇油,等下小蒙的事情处理完,他自己再悄悄过来打听一下明成的情况,起码问一下明成出的是什么事,有没有人来捞他。他自以为清楚明玉家的事,他想,再怎么深仇大恨,总还是亲兄弟。

等了好久,但行列中所有等待的人都不敢岀怨言,这是什么地方,平时看到警察还绕道远远地走开呢,现在站人警徽底下,谁敢喧哗。明玉有点冷,可心里都是火。

好不容易,终于轮到小蒙。明玉还想呢,是不是按名字的拼音排顺序的,那小蒙还算走运,换她和石天冬都是“s”起头的,还不等到黎明?没想到小蒙起身两手一起快·活地比了一个“v”,惹得外面的明玉石天冬哭笑不得。这二十出头的小蒙,两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小孩子。

一个大约和明玉石天冬差不多年纪的警察虽然是例行公事,但态度和蔼,说话入情入理,不过口气不容置疑。等警察把事情大致交代完,明玉办完例行手续,两人领着小蒙出来,出来时候,明玉拎着小蒙的皮夹克领子。等走到外面,石天冬说他进去上个厕所,明玉就在车边问小蒙:“喝多啦?你又没石天冬的身板,打架吃亏不吃亏。”

小蒙啪一拍车顶瞪眼睛道:“就是这理。我本来不想打架,准备暗暗记住那几个瘟生的长相,明天去集团分厂一个个找出来开除,结果隔壁桌一个人冲过来先给吵上了,吵后开打,我一看那人势单力薄,才招呼兄弟帮他忙。我这回做的是路见不平的侠客。”

明玉一声“呸”,但心里却咕咚一下,想到了什么,定下心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蒙满不在乎地道:“还能什么事,都是炒冷饭的干活,那帮人酒喝多了,说你和我老爹勾勾搭搭,话说得很下作。我一听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哪个分厂的,我能跟他们那种人计较?本来想明天去分厂门口认人头的,啊,一分厂不用去了,我在那里捣乱过,他们都认识我……”

没等小蒙说完,明玉一张脸热辣辣地烧了起来,她隐约猜到什么,一把扯住小蒙往回拖。小蒙急忙问:“干吗,干吗,你要送我回去?我这回真没做坏事。天地良心,我跟你保证,我以前怀疑你跟老爹,现在可一点不会那么想,知道你跟石大哥勾勾搭搭。”

明玉简短道:“帮我认个人。”拉着小蒙进去,却见到石天冬上厕所上到警察叔叔面前,正赔着笑脸与警察说话。明玉明白他在做什么,当没看见,她指指里面的明成,对小蒙道:“跳出来为我打抱不平的是不是他?”

小蒙天不怕地不怕,进派出所当光荣事迹,但见明玉脸色非常不对,从未见过的不善,大着胆子道:“是他。吵架不行,打架也不行,就够勇气……大姐,他是你老情人?我一定不跟石大哥说。”

明玉没应声,只看着明成发愣。苏明成这回居然是为她打架?他为什么要为她打架?他……但无论如何,苏明成就是为她打架。明玉下意识地去摸裤袋,掏半天才想起来,她已经被迫戒烟有段日子,可现在脑袋里前尘往事轰轰烈烈地打架,手上如果有一支烟……她扭转脸问小蒙:“带烟没有?”

小蒙连忙掏给她。明玉接了,先不忙点烟,对小蒙道:“你去看着石天冬交涉,他如果不行你立刻来告诉我。”

小蒙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跟什么嘛,怎么石大哥也似乎认识苏星星老情人似的。只是心里奇怪,苏星星为什么不自己出面。回头,见苏星星吸毒似的急急忙忙点上了香烟,大步出门。小蒙抓抓头皮,重入虎穴。

很多往事在明玉脑海里像放映幻灯似的交叠出现:她和明成吵架打架,妈偏帮明成,明成得意扬扬地在妈身后挥拳示威;她寒假被妈布置用碱水用硬板刷擦地板,小手冻疮爆裂,可明成坐椅子上连脚都不抬起,更别说出手帮忙;多年以后妈为朱丽上门大肆装修将她扫地出门,苏家女将吵架时候,明成挥着拳头帮妈压阵;再后来,明成挥着的拳头终于落到毫无抵抗的她身上,那个夜晚,明玉刻骨铭心,引为奇耻大辱。即使以后报复得手,她也并未快·活一分半毫。

她原以为只会在给明成收尸时候才会放弃前尘往事,可是……

明玉坐在车里大口大口地吸烟,不,她不是吸烟,她需要借助工具将胸中大团大团的浊气泄洪。她与苏家的前尘往事太过不堪,回忆是对自己神经的折磨。她的出生,她的长大,她的离家,哪样是欢天喜地心甘情愿?人最悲惨的莫过于不能选择出身。别人可以人之初,性本善,而她虽然没有入教,却实实在在背负原罪,父母将罪恶将仇恨倾注于胚胎,她是开放于阴暗家庭的罪恶之花。谁能知道,她从初中起,就已经时时压抑自己心中的暴戾?谁能知道,她高中时心理的阴暗,她曾经一夜掐断数学教研室所有粉笔?她强迫着自己做好人,做符合社会规范的好人,可她走得多么艰难。她是被伤了心的人,她的心千疮百孔,她虽然四肢无恙,可她自己知道,她是伤残人士,而且是重度伤残,她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已经再也不会复原。如今,她以为她已经抛离了苏家,可以重新做人,她已经晕乎乎地接受简单快·活的石天冬,假装若无其事地过单纯快乐的日子。

谁要他出手,他是她的谁?她不要苏明成来提醒!

可是,苏明成已经出手了。

于情于理,她无法再将他视为路人甲。

然后,她必须将苏明成好意地捞出来,他们互惠互利,苏家最后的敌对人物也化敌为友……

心中某根一直支撑着她走到今天的充满仇恨的支柱忽然没了立足的依据。凭良心,凭道德,凭舆论,苏明成都已经主动为她如何如何,她又怎能抱住过往的仇恨不放?可是,她如何放得下?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冲回打架现场,千万恳求苏明成别为她出手,他们不认识,不相干,别让她背包袱。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她脑袋里有个小声音在说,“求求你,苏明玉,当一个敌人为你受伤的时候,你应该感动。”但明玉排斥这感动。她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她怎能为几滴血感动?那不等值,她不能犯这个贱。可是,她身不由己。否则她激动做什么?她为什么没能冷漠到底?

明玉将烟头一掐,重重地摔上车门,出去打车回家。她无法忍受苏明成出来时候将与她那一瞬的对视,她怀疑她会失控。她怕自己暴露魔鬼本质,对苏明成冷嘲热讽,只为逃避向苏明成就事论事说一声感谢。她排斥那感谢,她不需要苏明成为她流血。但现实却总是拧着她的意志。她只有逃避。她今天的最初多少开心,就只因为看到苏明成,苏明成永远是她生命中的黑暗。

好在,有石天冬帮她面对。可爱的石天冬,他总说他要保护她,她总是觉得自己钢筋铁骨不需要保护,但石天冬的话很动听,她原只想姑妄听之。而石天冬今天果然履行了诺言。幸亏有他。

明成压根儿没想到会有人自发来捞他,为他交上罚金,为他办完手续。但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发现他认识,他不会忘记出狱后第一个找他寻衅的人。在他还在狐疑地看着这人的时候,这人告诉他他就是石天冬。两人没有握手,也没互相说谢谢,都非常冷淡。石天冬送明成去医院,明成让石天冬回家,但石天冬等医生确认没有伤筋动骨不用缝针后才离开,没非常殷勤地非要送明成回家。

明成发现他今年特别背,今年三次上医院,三次都是最没钱的时候。他等到石天冬一走,也没配药没打针,临时做的病历卡都没拿,就悄悄绕医院后门走了。他没钱打车,他也需要静下心来为自己的打架行为诧异。

被警察拿进派出所,问到打架原因,他说是因为隔壁桌工人说话下流侮辱妇女,而那几个隔壁桌小瘪三则说得详细针对得多,说是因为那帮工人侮辱了谁谁谁和谁谁谁,警察后来单个儿地查身份证,一看他的名字就说,原来人家侮辱你姐妹,那倒是情有可原。明成从警察说那话开始起,就一直惊讶地问自己,他为维护苏明玉的名誉打架?他?

他不得不用冷风洗涤他的脑子,回忆当初打架前发生的所有。他记得他喝了两瓶啤酒,后来又要了一瓶,他后来打人用的啤酒瓶就是后来要的那一瓶,第三瓶,对。小店环境太差,人与人前胸贴后背,嘈杂得像鸡鸭市场,如果还是独居,明成宁愿站门口等店家炒岀几个菜打包了带回家吃,可现在他寄人篱下。

他不得不憋闷地听到背后那群还穿着工装的工人酒后的下流话,他听到有关苏明玉的段子。他原以为自己应该感到痛快,竟有人一起唾骂苏明玉,但烟气、酒气、闷热,明成也不知道那时想什么了,他记得他义愤填膺天马行空地在想,苏明玉知不知道别人这么议论她?苏明玉既然自己知道被人冤枉的苦,为什么她还要将己所不欲施于妈身上?那份发给他的传真,难道不是她对妈的无端猜测与诬陷?大哥还说传真内容是真的,可是……明成又不得不承认,因为他也知道传真内容是真的,大哥不会诬陷妈。他只是不认同苏明玉的态度,她对妈的态度。他记得吵架前听在他耳朵里的隔壁桌的侮蔑都变成了对妈甚至对朱丽这些在社会上辛苦做事凭本事吃饭的女性的侮辱,如果他手头有电脑,他一准会将他心里的怒斥流于指端,发到网上。可是,当时他手上没有泄愤的工具,他现在甚至都没有说话的地方,他现在是个没有社会身份的边缘人,那么多双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话,他只能戴上面具用手指说,这是何等屈辱的生活,怪不得朱丽会送同情上门。他居然需要同情了!他不是骄子吗?

最后怎么打起来的?明成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只记得他当时拍案而起了,然后就进了派出所。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88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90章-都挺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