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90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90章

上一回打架,他被苏明玉送进里面坐了两天两夜,受尽折磨。手机端 m.vodtW.com这一回,他知道石天冬的幕后肯定是苏明玉。可惜苏明玉不在眼前,他不与不相干的人说话,否则,他会告诉苏明玉,求求你别误解,我不是为你打架。

是,他清楚地知道,他拍案而起的时候,心里装的不是苏明玉,大哥虽然教育他以后要与侮蔑苏明玉的人作斗争,可是他没法有那自觉。苏明玉肯定是误解了,否则,她岂会花钱捞他出来。但他不需要苏明玉的援手,那廉价的回报。他有尊严,他即使落魄,他也不需要苏明玉的援手。大哥奉劝他的话有道理,他明白,但是他心中怎能消除与苏明玉的新仇旧恨,尤其是他怎能忽视苏明玉对妈造成的伤害。他能答应大哥的,最多是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他与苏明玉相见不相识。

可是他今晚无端地承受了一次苏明玉的恩惠。他不要,他也相信苏明玉给得不情不愿。这种恩惠,给明成的感觉犹如嗟来之食。

可他不得不吃了。派出所里由不得他说话。他只有回到家里,再一次将心中所有的憋闷扔给电脑。他写了一篇文章,他的打字几乎没有中断,他不需要思考,文字就这么源源不断地流于他的指端。他为妈和朱丽这样的靠自己能力立足社会获得地位的强女子呐喊,呼吁世人摘下有色眼镜。他在文章中大段引用了尼采的一些话,他硬是从歧视女人的尼采文章中摘岀有利于女性的片段,比如“世界上有种女人具有崇高、雄伟和坚贞的灵魂,有能力并准备做一番了不起的忠告、决心和自我牺牲,有能力并准备去支配男人,一如最佳的男人,他们超越了性别的拘束而成为一种有形肉体的典型……”等等。他给的题目是,《小男人,闭上你的贱嘴》。

一如往常,他的文章发上去,没多久,后面沙发板凳就跟了一串。他没看,洗洗睡了。他相信明天上网,必然会看到一场争论,就像他以往发文章上网,总有人说好,有人说孬,有人文不对题。

石天冬从医院出来,就给明玉打电话,问是不是他把车开走,约个时间,他明天一早到明玉楼下接她上班?可明玉却给他一句话,要他送钥匙过去。她说她心烦,想跟人说说话。

石天冬于是得以再一次出现在明玉的领地。进门他就闻到一股甜香,而不是意料中的烟味,原来还真戒烟。

明玉的房子很温暖,即便不开空调,她那四周都是原木的板壁也会给人温暖的感觉,就像是桑拿浴室,何况一屋子开两只油汀。他进门就跟还在门边关门的明玉道:“医生说苏明成的伤没有大碍。他变化很大,人好像瘦了几十斤。”

“我们不说他。他的罚金与小蒙的一样吗?这些够不够?”明玉将石天冬可能替明成垫付罚金的钱交给他。

石天冬没有推却,因为他与明玉早就达成一致,亲兄弟明算账,这还是他提出来的。明玉这人想不出点子来大家一起高兴,就买贵重物品送石天冬,搞得石天冬挺没意思,就想出了这个主意。“小蒙一点事都没有,我看他没醉,让他自己回家。我怀疑他明天还得去找那些工人算账,你得有准备。”

“这事儿,我已经忍了多年,但是谁追究这事儿都不如小蒙追究来得有理有力。明天让他去闹吧,我当不知道。明早我上班先与小蒙他爸打个招呼,让别拦着小蒙。”说完这些,明玉又忽然无话可说了,她叫石天冬来,好像有很多话想跟石天冬说,可是见了面,却又不想说了。苏家那些破事,她不是说想尽早忘记吗?何必又将垃圾倒给石天冬。可人家已经来了,她又不便立即要人回去,即使她知道女孩子在某个阶段对男孩子有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特权,可她总觉得那样不好。

石天冬拉着明玉进客厅坐下,“你别太在意那些流言飞语,真正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不过让小蒙去闹也好,有些人需要为他们自己的胡言乱语负责。”不出所料,明玉倒给他的是白开水,估计她手头还有茶叶咖啡,但这样夜深的时候,茶和咖啡显然不合适。

“什么叫真正认识的人,小蒙是老蒙儿子,他还不相信他老子呢,跟我第一天就与我为这事大闹。儿子尚且不相信老子!”明玉这话才说出口,忽然愣住。她这个女儿好像也不相信老娘。他们苏家一家人怀疑来怀疑去,那个老子更是一开始就怀疑他老婆,可一辈子下来,又没抓到真凭实据。她也是,她看到明哲的记录时候,一点也没怀疑父亲的论调,甚至,她想到更多,更脏。看来小蒙一点不荒唐。

石天冬心里开始怀疑明玉为什么心烦了,本来还以为是她看到苏明成触景生情,想到以前她在苏明成拳头底下的遭遇了,现在看她凝重的眼神,听她说出来的话,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他也只能就他知道的开解,“别太在意别人想什么,别人都看你有房有车,可谁能知道你从觥筹交错的地方回家,过的是这种清教徒一样的生活。”石天冬举举面前的白开水杯子,“见过你玩命工作不知道生活的人都不会胡言乱语。”

“不,不,我没太生气,小蒙指着我鼻子骂的时候我都不会生气。但无论生气不生气,我总要有个最终态度给大家。这事不说了,我想的是别的,我想的是,即使人与人再接近,看到的也未必是全部的真实。”

“你是说你自以为很了解苏明成,看扁苏明成,可你没想到他还会跳出来做一件有血性的事?你以为你们之间并无兄妹亲情,而其实骨肉相连?”

明玉摇头,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要是没喝酒,他只会幸灾乐祸地旁听。他今天跳出来,因为他最近失意,憋慌了,他需要宣泄。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这个口子宣泄。如果我没料错,这口子,他是有意找的,他可以借此逼我还他人情。他知道我欠谁都不愿欠他的人情。他知道,他闯的祸,他扔下的烂摊子,只有我替他收拾。以前他有他妈,后来他有朱丽,现在他谁都靠不上,他只有逼我。谁让我与他‘骨肉相连’呢?可是我还真是欠谁也不要欠他,他即使欠我无数,我也不要欠他一条。我怎么做人那么累。”

看着明玉无可奈何的疲累样子,石天冬自然而然地伸手揽她入怀,给她支持,“你别想太多,我怀疑苏明成头脑没你那么复杂。今天他和小蒙他们坐一家饭店吃饭纯粹是巧合,如果没有小蒙,他们再怎么闹你也不会知道。即使他知道你和小蒙的关系吧,也不会想到小蒙被抓进去不找他神通广大的爸却来找你。你想多了,在我看来,你有点风声鹤唳。”

明玉继续摇头:“你错了,小蒙的出现或者是意料之外,可他今天的事很快就会通过各种渠道传到我耳朵里。我不想欠苏明成的情。我不想再陷于苏家的任何纠葛。我不愿意给苏明成任何机会让我原谅他,我也不愿意看到他降贵纡尊来接近我,我不愿接受他任何形式的道歉、示好,包括今天他为我打架,因为我不愿原宥所有在我幼小时候他们加给我的伤害。你理解吗?我宁愿忘掉那段经历,也不原谅那段经历。”这么一大段说出来,明玉长长叹一口气,仰头闭目靠在沙发上,“苏家,苏家,我怎么甩也甩不掉呢?我确实一听见苏家就风声鹤唳。”

石天冬没想到明玉会说出这么一席话,可此时也只能宽解再宽解,不让明玉陷在情绪里。“你别太敏感,家里人吵架归吵架,仇视归仇视,正经遇到外敌时候,当然是一致对外的,没二话,这是本能。你不用太当回事。就像我当初跟我妈吵得厉害,可谁要是在我面前说我妈坏话,我立刻找那人的麻烦。你也一样,小蒙那坏小子,也就你跟他爸妈会说他还有教,我稍微说说小蒙的不对,你立刻跟我争辩,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蒙是什么样的人,争辩只是本能而已。你今天捞苏明成出来很正常,捞出来就结了,你没欠他。他不过是本能反应,你别太挂心上。睁开眼睛,开心一点,不喜欢的事就不去想,别钻牛角尖,要不我再带你去轮滑?”

石天冬说到她护着小蒙的时候,明玉忍不住一乐,虽然没笑,却也心情宽松一点,那小子,那小子是最没心机的。她依言睁开眼睛,看看石天冬对着她的温暖的笑,叹息:“你会后悔,你会发现我本质非常变态,一个不正常家庭出来的孩子心理不会正常。其实我也不想害你啊,你的生活多么阳光,你会被我拉进泥沼。”

“胡说,我也是爸早逝,妈改嫁,我不是好好的?你别把自己往死角里塞。国庆前你自己说自己畸形,硬要吓退我,现在又来了。你也别管我,你早已明里暗里不知道拒绝我多少次,是我自己死皮赖脸硬要缠上你,你就当我蜜糖吃多了想吃苦瓜,好赖不是你苦瓜的责任。你放心,我虽然至今还没总结岀我为什么喜欢你,可我是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我需要你,就像我需要快快乐乐的生活。你跟着我会快乐,我保证。苦瓜结岀来的籽是甜的。”

明玉听到“好赖不是你苦瓜的责任”就乐了,再听下去,眼睛却潮潮地不对劲了起来,忙将脸撇了开去。竟然还有人会爱她,无条件地爱她。既不是日久生情勉强将就她,也不是看到她的能力想要她夫唱妇随,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地喜欢她。她这样的女人,作为女人而言,可爱度比起朱丽差得远,她早就想过,她未来的婚姻,可能是利益的平衡,双方各取所需,方可缔结牢固的婚姻基础。可没想到,萝卜青菜,竟然也有石天冬这样的傻子爱吃苦瓜。她难以避免地想到了石天冬究竟能吃几天苦瓜的问题,可最终心想,她也要吃蜜糖。

一根手指伸过去,抹去明玉腮边的眼泪。石天冬看着明玉伤心,心里只是奇怪,像明玉这样的人,即使是如此丰厚的身家都已经够吸引人追求,她竟然还会被他没情没调的追求感动?可看着她眼泪珠串似的下来,他又心急,跟哄小孩似的拍着明玉的背劝她“别哭”。

怀里那个人却道:“谁哭了?你下手不会轻点?心都快被你震碎了。”

石天冬愣了一下,看看自己的手掌,忙轻轻落下,“没哭就好,啊对,你这是眼睛在排毒,每晚例行操作。”

越描越黑。明玉本能地想挣脱开来,可是心里又很留恋。以往遇到苏家的事她总是自己内伤,吸完一支又一支的烟,今天有石天冬陪着,她感觉,她不用再拿刀子剜自己的肉。而且这个怀抱宽大舒适,角度适宜,温度适中,明玉处在这个怀抱里,感觉自己被深深地疼惜。

石天冬候着明玉不掉眼泪了,才道:“以后苏家有什么事,让他们找我,我替你处理,你别管。”

“我要把你养胖。”

“我要带你好好地玩。”

“你以后有我。”

……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89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91章-都挺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