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95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95章

小蒙立刻插嘴:“老石?叫他一起轮滑去吧。 别急着睡觉,什么时候不能睡。”

老蒙很郁闷他的教育小蒙不肯听,但也发现一个新动向,难道打电话来的是明玉的男朋友?他冲儿子指指明玉,“男朋友?”

小蒙哼一声,转身不去理他老爸。老蒙知道肯定是,如果不是,儿子巴不得否定他。他就跟明玉道:“叫他过来嘛,让我看看。”

明玉放下手机,不好意思地道:“我改天安排时间,你们在‘食不厌精’见面。”

老蒙倒是高兴,好,终于与柳青无关了,又开始与明玉商量其他问题。小蒙回头继续做作业。他什么都听不懂,他还以为自己已经了解很多,本事很大,明玉布置的作业都能完成,没想到今天听老爹与明玉的工作讨论如听天书,刚才的什么中原以西还是最简单的。他们说得快容不得他有时间考虑是一回事,他们说的词儿他也没听懂,整个人跟白痴一样无知。这才有点相信,明玉说她是他老爹教出来的这话不是马屁,老爹看来还真有点本事。

小蒙郁闷地做完作业,明玉看见了,跟老蒙提一下,老蒙有兴趣看。明玉就将小蒙的电脑拿来与老蒙一起看。老蒙久不接触,已经生疏,但看了小蒙的那些分析,好像还有点模样,便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却不肯表扬。明玉问老蒙:“时间不早,蒙总要不要回去休息了?”

老蒙闷骚,其实很想再跟儿子说说他满肚子的经验,可又不愿表现得太心急,被儿子揪住把柄嘲笑,他已经吃足苦头,只得点头。“好吧,回去。今天谈的,你不用费心帮我去做柳青思想工作,你与他的良好关系你别不珍惜。他现在处的位置已经不一样,我得给他一段时间调适,我自己会处理。”

明玉不好意思地笑,原来她的考虑逃不过老蒙的眼睛。师父毕竟是师父。

老蒙看着明玉也笑,“被我猜中了吧。这个提醒的人,由老毛去做比较自然。元旦时候柳青会回来,我们到时再说。小宝,跟我回家。”

小蒙翻翻白眼:“妈给我炖了什么什么汤做消夜,你那里有吗?”

“我那里什么没有。快收拾。”

小蒙索性将手插进裤袋,“妈那里花一整天时间炖的老汤你肯定没有。你那里拿高压锅吹出来的粗食怎么吃。又不是喂猪。”

老蒙无奈,只得道:“行,那你早点回家。别外面胡闹去。”

小蒙故意对明玉道:“苏星星,咱等下轮滑去,我保证你今晚站得起来。”

老蒙大惊,指着小蒙问明玉:“你陪他玩?”

明玉不由笑道:“今天才不去,累了。其实轮滑挺好玩的,可小蒙滑得太好,我都没脸在他面前滑,昨晚只好背着小蒙偷偷地学,可我扶着栏杆都站不稳。”

老蒙哭笑不得,心知明玉肯定是为了他儿子玩轮滑,这牺牲够大。谁见过大姑娘玩野人一样的轮滑了?他不点明,拍拍儿子的头,道:“好好听你苏姐姐的话,我走了。”

小蒙白着眼睛看明玉送他老子出去。等明玉回来,他笑道:“你还看不看我的作业?不看就是蚯蚓。”

“不是看了吗?你老爸这个老法师都点头了,我还有什么话说。走,回家睡觉去,我累死了。”

“我带你去吃消夜吧。”

“你一到晚上就精神,老鼠命。”

“你不带着我我会闯祸,半夜又叫你去派出所。”

“闯吧,我再去派出所捞你我是蚯蚓。”

“老石现在会在做什么?你怕不怕他陪着其他女孩?我们去找他?”

“八婆,你有完没完?我走了,你爱待待着,走了别忘关灯拉闸。”

明玉几乎没拿什么回家,反正回家睡一觉立刻就得回公司。小蒙更是只拿一把车钥匙走,东西都扔在明玉办公室,他冲得比明玉还快。在电梯里,明玉有意提了一下:“这下知道你爸厉害了吧?”

小蒙反感道:“他厉害是蒙总的事,他再厉害也不是好爸爸。”

明玉想了想,“对,我妈也是,她再厉害也不是好妈妈,她厉害是她护士长的事。”明玉觉得自己还不如小蒙一分为二,想得明白。不由也扯扯小蒙的三彩头发,被小蒙踢一脚。

回到家里,明玉很自然地给石天冬打个电话,报告自己回来了。石天冬笑道:“还说早点回家,今天这么忙?”

“唉,早上小蒙为昨晚的事到分厂闹事,占去我半天。下午我那个爸要跟保姆结婚,我去棒打老鸳鸯了。刚才小蒙在,不便跟你说。”

石天冬笑道:“很巧,写‘闭嘴’的那个沉香今天写了一篇小说,也说的是儿女棒打老父亲鸳鸯的……不会吧,太巧了,他写的小说里老父亲也是想与保姆结婚。”

苏明成=沉香?别搞脑子。但是,昨晚小饭店打架,很是写“闭嘴”的大好时机!明玉一下直了身子,“我得看看,太巧了,难道是苏明成?”

明玉上网查出沉香的博客,直奔石天冬指出的那篇小说。才几行下来,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苏明成真实拷贝了她的原话,居然字里行间还带着赞许。

明玉不由想起下午被她删掉的明哲转来的一封明成的电邮,难道明成也去明哲那里传信了?而且还是这么善意的传信?

“是他?”石天冬在电话那端等不及地问。

“是他。”

“他大概想不到我们会找上他的博客。”

“是。如果不是你,我没时间找这种闲文字看。”明玉震惊得无以复加。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她怎么都想不到明成会写出这样的一篇小说。

“我当时一看小说就在想,你遇到这事处理得肯定也不比文章里写的差,原来就是你。还有昨天那篇,她在为你还是为你妈鸣冤?”

“为妈,肯定不是为我。可问题是他昨天打架是因为我而起,现在看了这篇文章,可见他打架最后的原因是为他妈。”明玉想到中午明成说父亲撒谎,可见父亲说的其他话也是撒谎,他这么说的时候,不知多开心吧。

“看看他其他文章,我觉得他很愤青。说实话,我没法把现实生活中的他跟写文章的沉香联系在一起,两人好像性格差太远。”

明玉皱眉想了想,“看来也是闷骚,就跟我平日里一本正经,到健身房却跳弗拉明戈舞一样。还喜欢轮滑。”

明玉一边看文章咂味道,一边联系着文章发表的时间考虑明成那时候在做什么,综合起来考虑。毋庸置疑,这一定是明成,今天棒打鸳鸯一幕只有三个人知道,不可能是彼岸正睡觉时间的明哲,更不可能是老头子,老头子也有文笔,可不会曝自己的丑。只有明成。

文章不是很多,但她看得慢,她从明成文章的字里行间看到明成心灵的挣扎,还有他身上背负的他无能为力的压力。再将鼠标拉回到那篇小说,她还是字斟句酌地看,没错,这一篇里面没有其他篇的压抑。明玉不明白,明成为什么会以如此的笔触写她。她百思不得其解,对电话那头等了半天的石天冬道:“我还是想不出他写这篇小说的动机,他肯定不是写给我看的。”

石天冬道:“我刚才看的时候还在想,这人倒真的有意思,昨晚写一篇为女性辩解又赞美职业女性的文章,今天就整岀这么一篇小说来进一步赞美。很可能他昨天写的这篇‘闭嘴’的文章,也是因为你有感而发。”

明玉一愣,又连忙摇头,“字里行间看出,不会,只有他妈……难道还有朱丽?不过,今天的小说,你真的觉得倾向性这么明显?”

“或者,他吃苦头后,开始知道好歹?”

明玉沉默,拖着鼠标又将页面往下拉,拉上拉下好几次,才道:“他最近离婚,失业,被打压,又没能力翻身,前一阵关在一间单身公寓,朱丽找上去,看到他一身晦气。现在没钱了吧,被迫住到他父亲家。我最先以为他会从此消沉下去。但看这些文字,说明他在思考。且不说他在思考什么,他总归不再是原来那个没脑袋的人。”

“你的意思是,他思考后,知道以前可能错了?知道以前对不起你?”

明玉摇头:“我不知道。但这篇小说不会是无的放矢,他不知道我们会在看他的博客,这应该是他心底的最真实袒露。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他写出来的东西,让我觉得匪夷所思。”

“如果他有悔改,你打算原谅他?”

“不会。看到他就想到苏家,想到苏家我就情绪不稳。我不想自讨苦吃。你怎么问题这么多?”

石天冬笑道:“我看你在激烈思想斗争,怕你憋闷,我帮你问岀来。要我过来吗?”

“不用,太晚。”明玉笑了。这家伙,有他在,闷都闷不起来。确实,她想的就是这些问题,但她想的还有别的。“我看这篇小说,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还给他大哥发了一篇邮件,他大哥转给我了,可惜我看都没看就删了,估计也差不多语气,他大哥激动了,以为找到阶级斗争新动向了。”

“你看,都在以为你会因此原谅他。”

“不可能,他不会直接请我原谅,我也不会原谅他,积怨太深。最关键的是,他不会觉得他有什么需要我原谅的地方。我总觉得,他现在对我的感觉是,原来此人有可以欣赏的地方,而不是全无是处。”

石天冬听了笑出来,“你啊,这个脑袋怎么长的。你想那么清楚干什么呢?你这不是钻牛角尖自寻烦恼吗?既然不喜欢,那就不去想他,不管他怎么想,又不碍你的工作。”

“怎么可能,你看你就塞他的文章给我看。你还罢了,他大哥还一个邮件一个邮件地发给我提醒我,唯恐我删了邮件不看里面内容,内容都写在标题上,一次就发十几个邮件。你以为我那么喜欢钻牛角尖吗?我多希望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没办法啊。睡觉,不想了。”

石天冬却道:“很想你,我还是过来看看你吧。”

明玉听了心里甜甜的,忽然想起什么,忙道:“小蒙爸想见你,你给我几个候选时间,我给你们安排在‘食不厌精’见面。”

“找我干什么?我没荼毒他儿子,他也不用来谢我,他谢你就行。”

“不是。”明玉又觉得不便说出口,“我也只是感觉他可能会去找你,我没把握。这样吧,反正你见到他,他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石天冬忽然灵光闪现,想到明玉说她的工作是小蒙爸一手带出来,再想到明玉对小蒙的感情,忙问:“你跟他说啦?见面时候要不要穿西装打领带?我能不能跟他商量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去,去,去。”明玉害臊地挂了电话。

石天冬短信追来,“我还没说完呢,我明天七点带早餐来。”

明玉看了短信甜笑,石天冬总是千方百计地对她好。可微笑里,她又想到明成的博客,明成的小说,还有明成的杂文。心说原以为他和父亲不相像,可现在看来将门虎子,同岀一脉。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94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96章-都挺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