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 科普你不知道的术语或内容

第97章-都挺好

2019-03-11
Test

第97章

石天冬没想到鬼子这么快进村,明玉也没想到老蒙心那么急。手机端 m.vodtW.com既来之则安之,石天冬反而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他只是想到,难怪明玉一直对小蒙偏心,原来老蒙也对明玉关心。

一顿饭的时间,老蒙问了无数问题。首先是籍贯、民族、学历、家庭成员、工作简历、爱好、特长,就跟人事经理一样详细。然后,老蒙问了石天冬与明玉如何相识,看中明玉的哪些方面。最后,老蒙的问题开始围绕石天冬的工作打转,那些问题看上去与明玉毫无关系,甚至有点漫无边际,暴露岀老蒙对餐饮这一行业的无知,可老蒙事无巨细,自有其刁钻的一套,问得石天冬差点抓狂。

可是,面对老蒙看似轻松实则审视的目光,石天冬不得不有问必答,他除非不想要老婆了。石天冬这一顿饭食不下咽,度日如年。最后还被老蒙威胁,说他如果敢对明玉三心二意,小心走夜路。

好不容易老蒙一走,石天冬立刻跑朋友办公室一个电话打给明玉。“小蒙的爸刚走,天哪,整审了我俩小时。”

“问些什么?有没有问你的工作为什么这么怪?你为什么住那个地段的单身公寓?为什么你爱穿着粗毛衣?”

“问了,都问了,你还真了解你们老板。他是不是要从这些问题里看出我的为人?他还要我立刻去体检,将体检报告交给他审阅。你说,我如果见你父亲,你父亲会问那么多吗?”

明玉笑道:“我父亲会问,女方父亲不用送茶钱吧,有没有红包可拿。嗯,感觉是不是像被当作嫌疑犯?”

“现场没那感觉,只觉得老蒙真啰唆,被你一说才知道这是他看人的方法。我不知道老蒙从我嘴里挖去多少情报。明玉,千万千万,听到对我不利的评价,你要当作耳边风。我宁可明天再不刮胡子让你刺一遍糍饭粒。”

明玉想象得岀石天冬在强硬的老蒙面前所遭的罪,连油滑的柳青都被老蒙捏着转,何况爽直的石天冬。但是,她喜欢老蒙为她出头的感觉。她这一辈子,都是她自己在为自己搏位出头,这一次的个人大事,她并没指望有人替她出头,她觉得自己能把握自己的生活。可从老蒙流露岀要与石天冬见面的意思起,到还不到一天时间老蒙就采取行动,还有老蒙使出看家本领挖出石天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的本性,明玉深深感动。现在真好,石天冬能为她出头,老蒙也为她出头。可也知道,那对石天冬并不公平,老蒙有点盛气凌人了。她微笑道:“你别太当回事,你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吧。我下午要紧急去见一个客户,等下就去机场,估计明天晚上或者后天回来。”

石天冬本来还想着晚上一定要缠着明玉问岀老蒙的意见,没想到明玉出差,电话里还问个鬼,只得无奈道:“好吧,我等下过去你那边送你去机场。你给我个时间。”

明玉笑道:“我今天有同行的,回来时候可能要你接一下,再联系你。”

“你一定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小蒙的爸跟你说了些什么,我担心。”

此时,明玉的秘书来报,蒙总就要到来,明玉对线路那端的石天冬道:“好,现在老蒙来了,再见。”

石天冬心惊,恨不得立刻赶去明玉的办公室,半路劫了老蒙离开,免得他吐露半个字。因为刚才是他经历的最没把握的考试,在他不知不觉中,考试就像梦游一般地结束了,他心中完全没有标准答案。他一个劲地回想,当时,老蒙见面时候的态度与分手时候的态度有没有变化,分手时候有没有笑容多一点,人客气一点。但回想来回想去,好像老蒙只有更严厉。最后的一句话还是威胁。难道他在老蒙眼里是如此的不可信?石天冬忐忑不安。以前早已想到,与明玉这样的人交往,会承受来自明玉的强势压力,可现在相处下来,明玉那儿的压力倒是不明显,她是个太过合理的人,朋友间提起的女朋友的种种不合理要求和小性子,明玉都不大会提出。今天,在老蒙面前,石天冬才清楚意识到,明玉所处的世界与他的不是同一个。他没自信,他为人处世的哲学会不会被老蒙这样的中年人所接受。

明玉看看时间,拎着行李出去电梯间迎候老蒙。老蒙出来一看见明玉身后还有其他出差人员,心领神会,忙道:“小苏,你乘我车子,我路上有事跟你谈。”

明玉知道老蒙要谈什么,心中也是忐忑。一上车,老蒙就问:“你跟小石是不是当真的?”

“当真的。”

蒙总斟酌着道:“小石为人有些理想化,无论从能力、魄力、智力来讲,都不如你。我不放心把你交给他,他背不起你,他连柳青都不如。我知道有个人,刚接替他父亲的公司,做得不错,对你也有意思。我倒宁愿割爱,放你离开公司,让你跟那个人在一起。”

明玉没想到蒙总如此直言,她需得好好考虑了,才道:“我知道是谁,可跟那人在一起,夫妻关系弱于合伙人关系,等于一天二十四小时做工,做人也太悲惨。我只想回家就什么都不用想,回家就当弱智,石天冬他是个大快·活,跟他在一起轻松愉快。我这人不大会休息,他会带着我玩。好在他还不是个游手好闲的。”

老蒙想了会儿,道:“也是。柳青太花,有些事业的人刀子太狠,都不是能让人放心的人。也好,小石这个人倒是个耿直开朗的,人也比较正气,虽然能力不如你,但摆到社会上已经是个不错的青年了。心胸也不错,是个有担当的人。关键是他能对你一心一意,这才最要紧。不过你如果觉得委屈,你就等等,我替你物色别的人。”

“不用。”明玉有点着急地阻止老蒙,“嗯,蒙总,不用。”明玉又是顿了会儿,才吞吞吐吐地道:“有感情了,那些差距就忽略了。”

老蒙一听,咧嘴大笑。“我想你也应该预先考虑过那些实际问题,你不是脑袋容易发热的人。既然……那是好事,好事,哈哈,我祝福你们。我找个时间再看看小石,今天我光顾着挑刺,下次好好看看他有什么好处。”

明玉脸红,“石天冬被你吓坏了。蒙总,我有个最担心的问题,石天冬会不会因为能力方面的问题,最后被我压得阴盛阳衰。”

蒙总绝没想到明玉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没有这个思想准备,所以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不会,应该不会。小石这个人阳刚十足,又不大会斤斤计较,他可能会在生活中让着你,以你为重,但这不能说是阴盛阳衰。他很有自信,自信的男人不会有阴气。”

明玉头大,也不知道这事该不该与老蒙说,思想斗争三十秒,才道:“我更担心我不合理压制他。”

老蒙哼的一声又笑出来,“你又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放心,所有家庭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稍微随风倒点没什么。倒是以前你和柳青走得近的时候我很担心,你会被柳青压死,或者你压死柳青,你们两个都太不服输,又都太有手段。小石这个孩子,野心不大,功利性不重,未来不是个可以太成大器的人,这一点是你唯一需要考虑的。你很能挣钱,但不会花钱,你得考虑以后你作为家中经济支柱,小石未来会花你的钱,你会不会不平衡。”

明玉认真考虑了会儿,道:“小石不是没有能力的人,他事业小有成就,活得有滋有味,我羡慕他都来不及。我跟在他身边,活像一个千年白骨精被他带出来晒太阳,看到的是另一种活法。我看到的缺点,是他太喜欢追求新奇,性格有些浮躁,但都不严重,他能自己养活自己。至于钱的方面,估计石天冬不会太计较我钱比他多,但也不大肯花我的钱。再说我的钱也是有限,他如果有心,应该找更富的女人,不会找不到。”

老蒙微笑着考虑了会儿,道:“你自己已经想得周全,很好。不过我还是提醒你,婚前必须做好财产公证,做好体检,你还得好好了解小石的家庭。谈朋友可以不考虑对方家庭,谈结婚一定要注意对方家庭是不是个讲道理的。你要是不好意思说,我代你说,我不怕得罪小石。”

明玉想到石天冬嚷嚷说老蒙要他呈交体检表,原来老蒙早已替她得罪人。再想到自家的父亲不仅不替儿女考虑,还有意将包袱甩给儿女,令她不得不去插手他的婚姻,对比之下,真是令人感慨。她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她很是由衷地道:“蒙总,你看过,你基本上同意,我就放心了。这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细枝末节。”

老蒙想了会儿,却道:“我还没最后同意。我只知道小石这个人为人实诚,性格开朗,但靠两个小时的谈话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尽管岀你的差,等你回来我再说同意不同意。”

明玉喃喃道:“这话我绝对不向石天冬透露,不然他得担心岀心脏病。蒙总是想调查他?”

“娶一个老婆哪有那么容易。哼。”

明玉看着老蒙深思熟虑的侧脸发呆,石天冬死定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得被老蒙挖掘出来研究。老蒙要是发狠,他们苏家可以被他挖掘到苏东坡。她犹豫了很久,才反抗出声:“蒙总,人好是关键。其他,相信我都能对付。”

老蒙斜了明玉一眼,嘀咕了一声不知道什么,但好歹同意了。却又在“好吧”之后撂下一句狠话:“我晚上还找他。”

明玉忍不住做个鬼脸,“找借口,明明是你想借石天冬的光蹭‘食不厌精’最好的菜。”

“没良心。”老蒙却笑了。

明玉心中终于放下一块大石头。石天冬的缺陷,她早就有所认识,这些不用老蒙提醒。她最需要老蒙帮她的是预测未来两人的相处,她相信老蒙的眼光,她也相信自己的,但面对终身大事,她需要老蒙的肯定。老蒙肯定了石天冬的阳刚与豁达,老蒙估计两人之间不会阴盛阳衰,她就放心了。她最担心的是重蹈父母的老路,别哪天她死后,石天冬也跟父亲一样发出翻身农奴的号叫。她更担心的是,她已经不幸了,她可别荼毒了她的子女。

老蒙的肯定让她放心。

明玉上飞机前当着同事的面不便说如此私人的事,但给石天冬发了一条短信,短信有点文过饰非,“老蒙对你的印象很不错。”老蒙所作所为纯粹是为她考虑,而她不能不考虑到石天冬未来与老蒙的相处。哪料到石天冬给她一条短信,“谢天谢地。另,你兄弟说你是天使。”

明玉忍不住回电,“怎么回事?”

石天冬将明成的回帖读给明玉听,明玉听了,好一阵的沉默。半晌,才回答一句:“我得登机了。”

“天使”?苏明成说她是“天使”?她怀疑苏明成脑子岀问题。昨天还可以说苏明成脑子发昏写了一篇倾向于她的文章,可能是因为在明成心里,他老爹的形象更加不堪。可今天,明玉再不能说别的理由了。一次倾向可以说成是吃错药,两次倾向就不可能再是吃错药。她简直是诚恐诚惶于被苏家老二说成是“天使”。难道是明成落难之后,知道反思,知道悔悟了?可他即使悔悟,也不用说出“天使”这两个字吧。幸亏她了解明成不知道她无意间闯入他的博客,否则,她都得恶意揣测明成这是有意向她摇尾乞怜了。

明玉发现,自早上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强者之后,现在她又仿佛失去憎恨的目标。那个曾经在黑暗的路灯下扯着她的头发带给她最深屈辱的人,忽然似乎软化了。明玉觉得这世界简直是不可思议,颠倒黑白。人家都已经在背后称她为“天使”,她这个“天使”还怎么能继续怀揣着放不下的仇恨?明玉真想求求老天,告诉她这个所谓的“强者”,她该怎么做。

巨人的陨落

老天告诉她之前,她只会翻白眼。翻白眼又太标新立异,她只有闭眼假寐。做人咋那么难。

下了飞机上了车,明玉第一件事就是发短信给石天冬,“以后不许再告诉我任何有关苏家的事。”

她宁愿闭目塞听。她的过去她无法轻易放下。

可是,明玉终究不愿欠下明成一次又一次的人情债。她可以看着明成落魄到赖在父亲家无动于衷,可是她无法对明成在落魄到底时候对她的示好无动于衷。她宁愿没有看到,可她看到了。她既然看到了,她就不愿欠下人情。她得还了人情才能换得原来的平静,她但愿以后再别看到听到苏家的任何事情。

因为她无法、不愿故作大方地原宥和宽恕。


摘自链接


Similar Posts

上一篇 第96章-都挺好

下一篇 第98章-都挺好

Comments